manbetx官网网址 > 言情小说 > 嘉平关纪事 > 409 继续搅合
    “刺杀我和军师?”听了护卫的话,沈茶和金菁都愣了,“这话从何说起?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金菁同样是一脸懵,“虽然大夏和倭人确实经常发生冲突,三天一小仗,五天一大仗的,这些年大大小小的仗也有好几千场了,但是,他们似乎跟我们沈家军并无任何的交集的,可以说是素不相识,刺杀我们两个……意义何在?”

    “这个……”两个护卫相互对望一眼,同时朝着沈茶和金菁摇头,“卑下们也不是很清楚。?火然文???  w?w?w?.?ranwenA`com”

    “将军、大人,小的斗胆猜测一下,是不是倭人也不知道大夏使臣的来历。”

    沈茶和金菁对望一眼,“掌柜,请您继续说。”

    “是。”掌柜微微欠身,“按照惯例,贵国皇帝是要从京中派重臣出访的,但这一次却是例外,二位是直接从嘉平关城过来的。这样的安排,应该只有我们双方才知道,金人和倭人都不清楚。但大夏使团一入城,金人就应该知道所谓大夏使臣指的是二位,但他们向倭人隐瞒了这个事实,想来是有所图谋的。”

    “掌柜说的在理,有所图谋。”金菁冷笑了一下,“他们所图不小,这完全就是要借刀杀人呢!”他看看沈茶,“在看到我们出现在临潢府的时候,他们应该是又惊又喜,惊的是陛下没有按照惯例从京中派重臣前来,喜的是我们离开嘉平关城,他们可以方便动手了。所以,他们没有和倭人吐露实情,而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按照他们之前制定好的计划行事。”

    “如果倭人办事得力,行刺得手,他们可以去掉我们这个心头大患,顺手还能把这个黑锅丢到倭人的头上。当然,前提是,倭人已经被他们灭口。或许……”沈茶看看掌柜,又看看两个护卫,“辽王也会变成背黑锅的一份子,毕竟,我们死在辽国都城,辽王怎么都摆脱不了嫌疑。反过来说,如果倭人没有得手,且又死在与我们的缠斗之中,他们正好可以洗脱嫌疑。要是还有活口,他们同样也可以灭口的。这么一来,就算我们追查,恐怕也查不到金人的头上。”

    “坐山观虎斗,是金人一贯的风格。”掌柜点点头,“一贯的恶毒,一贯的……不择手段。”

    “对了,金国使臣下榻的驿馆可看管起来了?倭人被抓的消息有没有被走漏?”沈茶看着两个护卫,“你们有没有问出来,金人在城中是否还安排了其他的人手,要防备他们狗急跳墙,在城中跟他们打起来,可不是明智之举。”

    “将军说的是,公子也是有这方面的担忧,所以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非常迅速的安排好了。倭人所在的那个小院以及周围整个街区都被严密封锁,连只虫子都不会让它自由的爬进爬出,这一点还请将军放心。至于金国使团下榻的驿馆,之前他们在大街上打架的时候,早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不允许他们随意走动,现在也不过就是多加几层防卫。”

    沈茶轻轻点点头,手指有节奏的在桌子上敲打着,脑子里面快速的思索着还有没有漏掉或者忽略掉的线索,想了一会儿,她重新把目光转向两个护卫。

    “南公子有没有说,这些倭人是金国哪个使臣安排进来的,是完颜萍、完颜与文,还是金国那些部落的长老们?”

    “这个……”护卫们听到沈茶的问话,一时间愣住了,但很快他们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个子略高的那个站起来,向沈茶深深一揖,“多谢将军。”

    说完,他朝着金菁和掌柜点点头,快速的离开客栈,去找耶律南报信去了。

    沈茶看了看留下的这个矮个儿护卫,挑挑眉,“南公子派你们来保护阿峰弟弟?”

    “是!”矮个儿护卫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也不是,主要还是保护将军和军师。”

    “保护……我们?”金菁失笑,“南公子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你们还是好好的看着齐公子吧!他虽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现在生了重病,还是需要你们看顾的。”

    “……是!”

    该问的话都问了,沈茶挥挥手,让护卫退下。

    “掌柜,虽然齐公子已经醒了,热度也退下一些,但还是要盯紧一点。老太医嘱咐过了,若是齐公子夜里又发了热,马上派人去找他,多晚都没有关系。”

    “是,小的记下了。”

    沈茶叮嘱完了掌柜,和金菁一起又去看了一下齐志峰的情况,把跟掌柜说的话,和梅林、梅竹重复了一遍,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之后,才一起回了房间。

    两个人在软榻上对坐很久,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耶律南派护卫传递的消息可以让他们确认两件事情。

    第一件可以确认,大牢里的人,无论是否参与了聚赌、打架,都绝对不会因为大赦给放出来了。第二件,倭人的被抓,并供出背后主使,金人浑身有嘴,也洗不干净自己了。虽然他们三方分属于不同的阵营,但在外人的眼里,他们依然是一体的。不管是哪一方做出的这件事,外人都会认为是金人心怀不轨。

    “小茶,你说……到底是谁?”金菁沉思了一下,“我觉得吧,应该可以排除金国各部落长老,他们那些人,因利益聚在一起,但说到底也是各怀鬼胎,部落与部落之间、长老与长老之间都藏着小心思,做不出这种需要齐心协力才能做成的事。至于完颜与文那遍……”他摇摇头,“看着也不是很像。”

    “嗯,确实不像是他们的行事风格,最主要的还是他们现在群龙无首,实力虽强,但自从完颜与文暴毙之后,他们那边缺少一个主事的,要不然也不会眼巴巴的盼着完颜喜早点回去。现在他们自己内部都焦头烂额呢,大概也没有精力去搞这些有的没的。”沈茶轻笑了一下,“其实,我听完了他们的话,马上想到的就是完颜萍,这种做事的风格,这种行事的手段,跟她非常契合。还有,这种嫁祸于人的本事,也不是一般人能学得到的。”

    “说的是啊。”金菁点点头,“只是,嫁祸给倭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倭人能不能把这事办成,我们遇刺的消息传到西京,陛下该震怒还是要震怒,该揍倭人还是要揍的,没有任何意义。”他朝着窗户的方向扬扬下巴,“还是说,她真正想要嫁祸的,另有其人。”

    “自然是另有其人,倭人不倭人没什么重要的,不过就是她的棋子罢了。在这桩案子里面,重要的是那个在城里接应他们的人,以及帮倭人租院子的人,如果可以顺着这两条线去查的话,大概就知道完颜萍安排在临潢府的眼线是谁,还有眼线背后的靠山是谁了。”

    一边说,沈茶一边顺着金菁所指看了过去,听到外面出来很轻微的响动,两个人对望一眼,等到窗外的人离开,同时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

    “你呀,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金菁无奈的摇摇头,“流言、聚赌、打架的事还没了,现在又冒出了这样的事,辽王和这两位公子、甚至辽国满朝文武,恐怕睡不了一个好觉了。”

    “金人和倭人的事,可不是我搞的,跟我没什么关系,不要算在我的头上。”

    “话说回来,耶律南手下的这两个小子也不是很聪明啊,他们难道就没跟同僚打听打听,任何暗探在你这里都是无所遁形的?”

    “他们一直都跟着南公子,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也不能怪他们,以后他们吃过苦头就知道了。话又说回来了,金人都把自己的小辫子自动送到我们手里了,我之前的提议还是要被你们否决吗?”

    “这么不甘心啊?”金菁看看沈茶,被她的表情给逗笑了,“你觉得这个决定是我能说了算,还是你能说了算?就算我们可以用这个做做文章,也得回去跟大家商量一下吧?还得听听昊林和小天的想法吧?”

    “好吧,你说的对。”沈茶撇撇嘴,摆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其实,都不用,我也知道兄长不会同意的。”

    “那不见得啊!”金菁露出一个很贱兮兮的笑容,“你家这位兄长护短得厉害,哪怕你没受到伤害,他也不会放过想要伤害你的人的。”他啧啧了两声,“金人、倭人这一回全玩完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