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手段并非她们擅长,囚笼成型落下的瞬间被陈卓体表金光流转,无数拳影轰出直接炸碎!

    她们并不知道为什么花仙吩咐缉拿陈卓,一个个见到这样的容颜都不禁有些不忍下手。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a`com

    陈卓也在瞬间反应过来,以美男计似乎有机会逃走!

    他站在空中,想到要出卖色相一瞬间又有些犹豫,这特么也太不要脸了吧!

    美男计拿到秘密是一回事,用在这里出卖色相换取逃脱的机会却总给陈卓另外的感觉,而眼见陈卓似乎要束手就擒,七尊界主统统动作一停。

    “或许有什么误会,陈先生等待花仙大人回来解释清楚即可。”

    其中一个绝色轻声开口,声音魅惑带有勾动的意味,略有些慵懒却显得风情万种。

    哪怕陈卓是国主的道侣,她们也想要和陈卓有点什么,或者,至少在陈卓心中能有一点位置,有一个相对还算不错的形象。

    陈卓轻笑两声,等待花仙回来可就彻底没有丝毫机会了!

    那是实力几乎不亚于自己师傅的存在了,区区域主哪有半分机会逃脱!

    他周身狂涌出无尽剑意,以身躯为中心形成了恐怖的剑气风暴,脚下逍遥游流转,向着感应中最薄弱的方向激射而去直接撕裂空间,速度上快到匪夷所思!

    几尊界主全部目瞪口呆,想象不到域主境界竟然能有这么可怕的速度!

    略有些不忍地出手,不过是光幕横在陈卓要逃走的方向上,而没有动用真正的杀伐手段。

    锁链袭来,要将陈卓擒拿,七人一同出手,声势浩大,区区域主根本没有丝毫抵挡可能!

    下一刻天边一道刀影斩来,浩浩荡荡裹挟天地之力,轰然而至强行轰破七尊顶尖界主的联手!

    天边一声闷哼传来,这一击之后这个身影显然也遭受了惊人创伤,陈卓想也不用想,这是禁地在出手帮他逃走!

    脑海中法门一转,原本设计好的逃跑的路线和方式等此时根本就不适用了,他速度狂飙数分,这是机会,甚至唯一的机会!

    趁着七人联手被攻破的瞬间,自己必须要逃走,不然恐怕真的没有丝毫机会了!

    陈卓从来没感觉到这样程度的凶险,自己所有的办法此时在这里都不适用,这个世界对他的实力压制太大了,要不然至少在保命上陈卓自认无忧。

    七尊界主闷哼,眼见着陈卓要逃离,有数人强行止住身形和体内世界之力的异常波动出手。

    一瞬间几人口中鲜血喷出,然而不管不顾,怎么也得将陈卓留下才行。

    不说是因为花仙大人交予的任务了,这样的绝世容颜怎么能离开国都?不行,暴殄天物!

    囚笼瞬间成型,一道匹练激射而至,拥有可怕的威能,这一次不只是阻拦了,分明蕴含有一丝杀伐的力量!

    几人要让陈卓受创,不给他逃走的机会,也都知道面对这个存在不能用常理推断,他的实力诡异。

    下一刻囚笼却在瞬间崩溃,匹练也同时直接断裂!

    并不是因为剑影,更大程度上是操纵者本身出现了问题!

    这两个界主全都面露骇然,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神通,一瞬间刚才甚至无法支撑神通的催动!

    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但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阻拦被冲破!

    陈卓七窍都渗出了丝丝血迹,头疼欲裂,仿佛要炸开一般。

    他还是第一次同时凝聚成形两记天影针,而且几乎是在瞬间完成,对于灵魂的压迫力太强了,此时感觉有受损迹象,可是不这样哪有分毫逃走可能!

    速度再次快上了数分,冲破封锁的陈卓眼看要消失在天际,那里有禁地的人接应!

    然而下一刻,身形直接顿住。

    陈卓没办法飞行了,浑身的星力已经在瞬间都被禁锢住了,他面色骇然,知道花仙赶回来了!

    一瞬间绝望涌现,这是实力几乎要和师傅相当的存在了,别说自己只是域主五重,哪怕是顶尖界主都没有丝毫逃脱的可能!

    界主和不朽间的差距太大了,一个是世界之力,一个是神力,其中差距难以用语言形容。

    整个宇宙无数天才,初入界主从来没人能跨境界斩不朽,顶尖界主每万年中宇宙万族也就那么有数的几人有机会,其中区别可想而知。

    陈卓叹了口气,禁锢已经在瞬间松懈了,但他没有再做无用的挣扎。

    不朽面前,挣扎没有丝毫意义。

    花仙此时面色略显忧伤,但奇怪地没有被欺骗的愤怒,漫天花海成型,将两人卷集在其中,所有人都被阻隔在外。

    “我听说……你在外界宇宙万族中几乎是公认最可怕的天才?”

    陈卓一怔,没搞明白怎么会问这个,他点了点头:“很抱歉我欺骗了你。”

    不朽的愤怒面前,已经没有什么逃脱的办法了,除了听天由命还能如何?

    只能怪自己和叶雨净这事搞得太大太冒险了,同时也得怪有个白痴居然这么暴露,以后这种秘境陈卓是肯定不愿意这么干了。

    而听到陈卓的话后,花仙却洒脱地一笑:“果然我看中的人,怎么也不会差。”

    “??”

    “不论在哪里,不论在什么情况下,你都是最优秀的那个,我没有看错。”

    “这……”这特么莫不是爱情?陈卓心中震惊,爱情的力量如此夸张吗?

    “你没有骗我,”花仙笑了笑,“因为我就从来没问过你的来历,你也确实是天授,是上天的赐予,不是么?”

    “什么意思?”

    “所有的一切都是天定,你进入这个世界,我遇到你,都是命中注定的,你是上天赐予的礼物。”

    陈卓硬着头皮嗯了一声,不明白这个世界对所谓的天意等怎么会如此看重,还如此相信,都到不朽的层次了竟然还是如此。

    外界哪个年少轻狂的修士没曾喊出过我命由我不由天,结果这个世界完全不同。

    花仙笑着,然而眼眸中略有些悲伤,她轻轻叹了口气,让人禁不住想要怜惜,内心产生保护欲。

    “你走吧。”

    “就这么放我走?”陈卓一怔,原本还以为必死无疑!

    “当然,不过,如果可以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