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betx官网网址 > 修真小说 > 创仙战纪 > 第126章 惊天大秘密(求订阅啊!!))
    天鉴镜计算了很久,但都没有任何结果。r?an w?e?n w?ww.ranwen`com

    方绝疑惑地问:“高甜,能搞不?”

    高甜艰难地说:“还不行,你等会。这是金丹级的阵法禁制,你现在的境界实力跟不上,导致我的能力也有限。”

    方绝顿时无语,实力悬殊已经不能用巨大来形容,这个地方一定是天峰真人的私人囚牢,不然不会施加这么多这么复杂高级的阵法禁制的。

    “金丹期的阵法禁制的符文排列与结丹期之前的排列方式完全不同。我目前也只能把符文数据扫描出来,但无法解码。看来只能想想其他办法了。”高甜无奈道。

    方绝再次朝四周看了一遍,十周的墙壁是特殊材料制作而成的,并非普通的石墙,方绝喃喃道:“看来这个囚牢是天峰拿来监禁特殊人物的啊。”

    “你是说你也是特殊人物吗?”高甜不忘打趣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我自己拍我自己马屁不行吗?”方绝煞有介事地说道。

    “哈哈,当然可以。”高甜笑道。

    方绝眉头紧锁,单手支撑着站了起来,然后摸着墙壁,想着办法,就这么想了很长时间,都还是没有任何突破的办法。

    索性再坐了下来。

    “高甜,你说这会天峰在干什么?”

    “嗯,你都指控何善春与熊玉琪的奸情,并且阴谋杀害陈少阳了,我估计现在天峰真人正在找齐祖峰的人算账吧?”高甜若有所思地说。

    方绝摇摇头,道:“不,不是,他不会去算账,而是去何善春那里找东西。或者是联系魔宗的人。如果是那样的话,可就糟糕了。”

    “没错。如果找了魔宗的人,你就完全露馅了,然后天峰立刻调转船头来杀你,问题可就麻烦了。”高甜紧张地说。

    “这种可能性不大,”方绝回道,“眼下宗门正是混乱的时候,到处在搜查魔宗踪影,天峰真人不会傻到这个时候去找魔宗的人,他只能寄希望于我说点什么出来,另外何善春还没死,可能他会说点什么。”

    想到这里,方绝脑袋一团乱麻,事情被他搅成了一团浆糊,就连他自己都快要理不顺来龙去脉了,而且现在又深陷牢狱,随时都是天峰真人的案板鱼肉。

    他此刻盘坐下来,高甜继续负责解码阵法禁制,方绝则闭目养神,耐心等待。

    ……

    另一方面,整个事件发生到现在也已经过去了四天了。宗门迟迟没有公布炼器大会恢复比赛的时间,不断的有人死去,而且死的人都跟四象峰和齐祖峰有关,内门中流言蜚语甚嚣尘上。

    秦钰和荥川那边则是没有任何动静,躲在暗处观察,秦钰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方绝已经回来了。对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天峰则是派出了两组内门弟子前往齐祖峰查探,但中途被齐祖峰的人发现了,并且损失惨重。而齐祖峰那边也同样派人到四象峰来查探,被内门弟子发现,双方打得不可开交。

    这还是私斗,也没有闹到宗门上层去,刑辩堂的人也都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最主要的工作是要抓住魔宗的人,但很显然,他们连方向都搞错了。

    混乱的局面还在继续。

    方绝计算着时间,大约过了十个时辰,从白天到晚上,黑暗的地牢中光线忽明忽暗,方绝也只能按照时间感知来推断现在大致的时间。

    高甜面对这些复杂的符文快要疯掉,“这些符文真是厉害,融合了空间和时间,超越了物理法则,解码起来真是十分困难。”

    就在局面僵持不下,方绝心急如焚的时候,只见左边墙壁突然起了裂缝,只听得两声闷响。

    突然,左边的那道坚硬无比由特殊材料制成的墙壁竟然轰然倒塌了下来。

    方绝完全愣住了,墙壁的那边是同样的一间大小的牢房,布置都一模一样。而那间房中,此刻正盘坐着两个人。

    刚才那道墙壁似乎正是这两个人联手施法导致的。但方绝就奇怪了,先前他打开天眼的时候,却是没有发现任何活物啊,为何只感知到了玄天神剑发出的光?

    这特质材料的墙体很厚,而且加了阵法禁制的状态下,方绝的天眼都无法完全透视,方绝心说,原来如此,看来真是玄天神剑在召唤自己。

    墙壁的轰然倒塌,打断了高甜的解码工作,“什么情况?”高甜叫了一声。

    方绝没有传音回答他,而打量起盘坐在地面上的两位蓬头垢面破衣烂衫的强人,两人联手施法破掉天峰的禁制,应该至少也跟天峰在一个级别上。

    但这两人囚禁在这里,很显然这其中蕴藏着一个大秘密才对,关于天峰的大秘密。

    这两人是谁?方绝心里打鼓着。

    “师哥,有个人。一个断臂小伙子。”一个人说道,听他的声音,也并非上了年纪的老人,而正值壮年,方绝看不清楚他们的容貌,却也能听声辨人。

    另一人说道:“嗯,我看到。喂,小兄弟,你是跟天峰发生了什么矛盾吗?竟然年纪轻轻就被抓到这万合金牢来。”

    “万合金牢……”方绝嘀咕道,随后拱手道,“小弟方绝,敢问二位前辈是什么人?我与天峰确实有仇怨。看二位前辈的样子,应该与我是一样的立场才对。”

    “哼,没错。”一人道。

    “天峰为人阴险狡诈。”另一人道。

    “阴人无数,魔道走狗!”两人一唱一和。

    随后两人一起道:“简直是修仙界的败类!”

    方绝心中呵呵一声,心说,看来天峰得罪的人不少啊。

    “我二人是名震江湖的南海双煞!我是天煞田冲。”

    “我是地煞田霄。”

    两人话音刚落,方绝脑袋嗡的一声,宛如雷劈,千算万算,都从来没有想到竟然此生还能遇到这二位。

    这二位南海双煞可正是当年摆下铁木冰火大阵破掉了四象真人的术,杀掉四象和孔龙的元凶么?

    此二人在人间界作恶多端,更为关键的是,正是这二位,方绝才会下定决心走上修仙的道路。眼看生杀大仇的仇人在眼前,方绝气血上涌,就快要爆发出来!

    高甜感觉到方绝的身体很不对劲,传音问道:“怎么?”

    方绝传音道:“南海双煞,正是当年杀死四象真人和我哥哥孔龙的真凶。我哥哥孔龙便是死在了他二人的手中。那是你还未觉醒,因此不知道事情原委。”

    他不断地提醒自己,必须要冷静,现在还不是摆明身份的时候,不然他腹背受敌。而且这南海双煞当年连四象真人都能干掉,想也算是金丹级高手,这个时候硬刚上去,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而南海双煞当时应该也不认识他方绝,因此此刻是万万不能暴露当年的身份的。

    可是,这两人为何会进入玄天宗,而且还是被天峰真人囚禁了起来?

    “原来是南海双煞二位前辈,不知道二位与天峰真人发生了何时,导致他把您二位给囚禁到这里来了。”

    天煞田冲哼了一声说道:“哼,当年我二人为了摆脱四象的追杀,联手摆下铁木冰火大阵,遁逃而走,哪里知道那四象竟然死掉了。四象死之前暗中设置了跟踪符?在我二人身上,那六玄老儿竟然跟到了南海千岛,将我二人抓起来,带回到了这玄天宗。”

    地煞田霄接着气呼呼地道:“我二人被囚禁在金鼎大牢内有五年时间。”

    五年……方绝心里嘀咕着,也许那时候他正好将四象真人的口信带回到了宗门,进了宗门后便一直窝在炼药房做杂役,应该正是那之后不久,六玄就追到了南海,将二人抓了回来。如果是六玄一个人去抓的话,那六玄的实力应该已经是半脚元婴期了。不然仅凭六玄一个人恐怕办不到。如果是六玄、坤云、火灵三人联手的话,也说得通。

    不行,还得继续套出一些信息出来才行。

    方绝也盘坐下来,单手托腮,很是人畜无害地看着二位,希望两位继续讲,也不知道这二人是太久没有见到其他人了还是怎么的,这会特别话痨。

    “嗯。六玄一再要求我们交出铁木令,但铁木令自那次冰火大阵后,便消失了,咱哥俩也是冤枉,拿在手里,都还没有捂热,就不见了。”天煞田冲委屈地说。

    地煞田霄续道:“六玄那老儿将我兄弟二人百般折磨,直到天峰那个阴险小人,跑来找我们,说要搭救我们,实则也是虚伪的假情假意,让我俩配合他,他施计将我二人救出金鼎大牢,却没有想到,天峰那老儿比六玄还不要脸,还阴险。原来才知道天峰真人也在找铁木令。另一方面,天峰利用我二人‘天地玄火’以修炼他的玄冥神眼!真是残暴至极!”

    方绝心中又是嘀咕,看来六玄也是有私心的,除了玄天宗高层,谁都不知道铁木令是天鉴镜的伪装物。六玄抓到南海双煞,没有将这两人就地正法,为四象真人报仇,却是为了天鉴镜一直将这二人囚禁起来,看来六玄私心很重啊。

    后来南海双煞遁逃的事情也不知道六玄是怎么瞒天过海糊弄长老院那帮老不死的。总之天峰也有私心,他应该也从某些消息中听说了天鉴镜的秘闻,设计将这南海双煞救了出来,然后又继续监禁在自己的私人牢狱中。

    哼,这南海双煞作恶这么多年,也算是终有恶报,被来回折腾也真是命中注定。

    “诶,说了这么多,小兄弟,你又是什么来历?”天煞田冲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