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betx官网网址 > 都市小说 > 草莽年代 > 第四百八十章 我不是那种人
    “本事?”张胜利踌躇了,如果帅也算一种本事,那应该是有的,除此……

    咦?不对!

    他还有一项技能,初中文化的他,为了实现出国梦想,自学成才,刚出社会那会儿,天天去外滩找老外搭话,练就了一口流利的英语。??? ? 火然?文 ?? w?w?w?.?r?a?n?w?e?naA`com

    这应该算是一种本事吧?

    还有人找他去做翻译呢,不过他只干临时的,长远的不干,那会耽误他的大事。

    “我会英文啊,流利的很,跟老外对答如流!”他一脸兴奋地说道。

    “这也算本事?”齐虎也是跟着李亚东见多识广,完全不把此时在国内稀缺的翻译当人才,摆手道:“这个没用,不说别的,我们集团旗下的翻译没有五百,也有四百九十九。”

    这倒是一句实话,毕竟手下有不少老外员工,还不得不用,所以为了配合他们的工作,李亚东从香港聘请了很多翻译而这又几乎是每一名香港人都能胜任的工作。

    确实不稀罕。

    “那……”

    那就没有了。张胜利突然感觉人生有些无趣,一个大老板就在眼前,可自己却拿不出能让对方欣赏的东西。

    这位李总要是个女人就好了。

    他这样想着。却还是没忘记过去的老路子。

    大概这辈子也只能凭颜值吃饭了。

    茶水烧好了,齐龙将李亚东唤了过来。

    说是茶水,其实就是一碗白开水,家里也没茶叶。

    张小琳还特地跑回楼上,端了一包用木架子夹着、用了一半的红糖,说是要不要“加点糖”。

    李亚东瞅了一眼,还是算了,明显是人家姑娘特殊时期的营养品。

    倒是齐龙和齐虎,根本没反应过来这茬,说“加点就加点吧”。

    光一碗白开水喝个什么劲。

    当张小琳给齐虎加糖的时候,李亚东有意无意地注意到,她望向齐龙的眼神却是开始有些闪烁。

    什么鬼?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又开始有感觉了?

    先前三人坐在这里聊的什么,开始那段李亚东都听在耳里,寻思着莫不是一个“势利眼”的姑娘?

    看着也不像啊。

    要真是势利眼的话,以她这张脸蛋,在浦江饭店勾搭上一个老外,可比她哥简单多了。

    毕竟饭店里男人多呀,而男人色起来也更加肆无忌惮。

    那应该只能说有点“势利眼”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谁没有?李亚东也有啊,不然能瞧不起张胜利?

    其实也是一种“势利眼”的表现。

    问题不大,只要齐龙喜欢就行,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

    再说了,男人挣钱不就是给家人、老婆花的吗?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人,那不个个都成圣人了?

    大家也都别矫情,其实都是凡夫俗子一个。

    那如此一来,事情可就好办多了,李亚东还真怕这场恋爱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到那时一个铁打的汉子如果哭得像个娘们样,也挺棘手的。

    李亚东在想这些问题的时候,张胜利时不时地朝他看一眼,显得有些欲言又止。

    他还是没有死心,凭别人一两句话就放弃自己的目标,那不是他的风格。不然也不能日复一日的坐在浦江饭店里守株待兔。

    甚至从某种层面讲,他的脸皮在此时整体风气淳朴的中国,是可以排得上号的。

    谁要不服可以试试,从明天开始也去豪华饭店蹲点,口袋里一粒米没有,消费还得挂在妹妹的工资账上,劈天盖地地冷眼与嘲笑,看你受不受得了?

    一般人只怕很难承受,但他却挺住了。

    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张胜利笑呵呵地说,“李总,我想跟您混个差事,您看行不?做啥都行,有口饭吃就可以。”

    李亚东就猜到这家伙有这个打算,所以也不显意外。平心而论,刚开始那会儿,他还真意有把这家伙招揽过来,就让他去娱乐公司,那不是妥妥的明日之星吗?

    可现在,没了。

    主要这家伙品行不太端正呀,明显裤裆里藏不住鸟的家伙,万一把他弄过去,他勾搭自己的女明星怎么办?

    得不偿失。

    “你会什么?”

    鉴于齐龙的这层关系,也不好直接说拒绝的话,措辞得委婉一些。

    “会……”张胜利顿时无语了,如果一口流利的英语都没用的话,那他就真的什么都不会。

    李亚东看了他一眼,淡笑道:“还是算了吧,我干的事情技术性都很强,应该不适合你。”

    张胜利红着脸,一言不发,心里也明白,这位李总对自己的印象不算好。不然以他的本事,集团公司老板,手底下怎么的没有几千号员工啊,哪里不能给自己安排个岗位?

    “时候不早了,你们也该休息了吧,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突然冷场,以免再坐下去尴尬,李亚东也就起身告了辞。

    张胜利一百个不想让他走,可也没撤。

    三人告别了张家兄妹后,驱车缓缓离开。

    “哥,你这伤是咋弄的呀?”张小琳就着锅里的热水,盛了一盆,打算给张胜利清洗伤口,言语有些埋怨。

    也是爱。

    实际上她并不伤心,反而有些窃喜,因为没了这身西装,她哥应该就不会再去干那些没意义的事情了。

    “好了好了,先别弄,我问你点事。”张胜利夺过她手里的搪瓷脸盆,放在脚边,将她拉扯着坐下。

    “我问你,那个齐龙,你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提起这茬张小琳就有了些火气,撇着嘴道:“你干嘛要问他那么多,好像硬要把我跟他往一块儿凑一样!”

    “凑怎么了?多好的人呐,你还不乐意?”张胜利瞪着眼珠子说。

    “多……多好?”张小琳下意识地问,心里未尝没有打听一番的想法。

    “行侠仗义,打抱不平的大侠!”张胜利说着,便将晚上在浦江饭店门口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当然,他与安娜之间的床笫之事被省略了,借口说和一名老外起了冲突。

    纵然再下作的人,也有他们绝对不愿意辜负之人,也有倒逼着他们必须保持形象之人。

    母和子,兄与妹,应该都在这个行列。

    “他们还有枪?”张小琳美眸大瞪,不敢置信道。

    “有枪怎么了,有枪才说明人家地位不一般呢,国外的电影你没看吗,那些有钱人的保镖都有枪。我可听人说过,这是正常的,人家国外可以合法持枪,有执照的,而那位李老板本来就不是中国人。”

    “不是中国人吗?我怎么看着跟咱们也啥区别啊?”

    “这个……说了你也不懂,香港的,目前还不算中国的领土,得九七之后。”

    “哦。”

    “对了,你别转移话题啊,就这么个人,手段虽狠,但心也不硬,你感觉怎么样?”张胜利追问道。

    “我……我就是看着他有点怕,他那个胳膊,你也看到了,这么壮,比我大腿还粗。”跟自己哥哥,张小琳倒也没藏着掖着。

    “傻丫头,你懂什么?那才叫好!你自己想想看,有这么个男人保护你,多好的事情,以后谁还敢欺负你?”

    “那他要是欺负我怎么办?我在他面前估计连个小孩都不如。你也一样,难不成你还能帮我出气,到时娘家一点硬气没有,那我多可怜?”

    “怎么可能?”张胜利连连摆手,“那不能够,那不能够……他喜欢你呀傻丫头,疼都来不及呢,那还舍得揍你?你哥我别的能耐没有,但好歹也处过两个对象,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找个你自己喜欢的人容易,可找个真心喜欢你的人,那就难了,你得懂得珍惜。你要真跟了这个齐龙,以后有你的好日子过。退一万步说,他要真对你很不好,天天揍你,你哥我确实打不过他,但我敢为了你去拼命啊,他敢吗?我弄不死他!他死了我去吃枪子,跟你没关系,他上百万的财产,还是你的。”

    “哥……”张小琳顿时红了眼,从某种层面讲,她确实不待见她哥,但为什么还要“养”着他,用自己的工资去帮他干那些不着边际的事呢?

    就是因为她心里明白,她哥是真心疼她的。她哥比她大八岁,父亲去世的那年,她才十一,她哥也才十九,由于她生得俊俏,很多街坊邻居都劝她哥把她送人养,可她哥从没有生出这个想法。那些年他还是很努力的,一边在码头扛货包,一边在外滩帮洋人指路,硬是把她拉扯大了。

    俗话说长兄如父,她哥在她眼里,真的不亚于半个父亲。

    “行了,别再撒猫尿,都多大了……”张胜利揽过妹妹靠过来的脑袋,幽幽地说“不过,这事儿也不能操之过急,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没人会珍惜。你这边要矜持点,那个齐龙要再找你,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都行,但一个月内,绝对不能有肢体接触,牵手都不行。你哥我也不闲着,会想办法帮你盯好梢的,他作奸犯科的可行性不大,但如果有,就立刻终止和他的来往!”

    “那……你明天不去饭店了?”张小琳抹了把眼泪后,下意识地问。

    “去什么去啊,西装都破了。”张胜利指了指两块破洞的膝盖,苦笑道。

    “那你去找个工作吧,不是有人找你去做翻译吗?”张小琳内心狂喜,赶紧建议道。

    “不去。”张胜利想都没想的回道:“那能赚几个钱?你哥我小打小闹了将近十年,也算是看出来了,人这一辈子如果想大富大贵,单靠做牛做马的工作是行不通的,也不能傻乎乎的等着别人给你画的大饼,而是在于选择!选择才是最重要的,只有选择对了,路才能走对!你哥我之前的那个选择还是有些不妥,选错了人,把希望放在老外身上。但这回,我找到了一个对的人!”

    “你是说……那个李总?可……他不是已经拒绝你了吗?”张小琳诧异。

    “他是拒绝了,但他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我又没拒绝。我看起来像那种会轻易放弃的人吗?”

    “……”